内幕交易警示教育活动之内幕交易知识普及

日期: 
2014/11/25

内幕交易是资本市场的顽疾,侵蚀和破坏市场公开、公平和公正的基本原则,严重损害了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近年来,我国资本市场内幕交易呈现高发态势,已经影响到资本市场改革与发展的进程。在中央纪委、最高法、最高检的大力支持下,中国证监会、公安部、监察部、国资委和预防腐败局等有关部委在打击和防控内幕交易方面积极开展工作,成效显著,但要从根本上防治内幕交易依然任重道远,需要全社会的广泛参与和大力支持。
为帮助广大投资者了解内幕交易基础知识,深刻认识内幕交易的危害性,营造健康的资本市场环境,我公司将从内幕交易相关的基础知识、法制建设、案例警示等方面,系统地向投资者展示内幕交易的法规、知识和近年典型案例。希望广大投资者引以为戒,远离内幕交易,并加入到防范和打击内幕交易的行动中来,共同构筑起严密完备的内幕交易综合防控体系。


  • 什么是内幕交易

根据在《证券法》的规定,内幕交易是指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买卖该证券,或者泄露该信息,或者建议他人买卖该证券的违法行为。

  • 什么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老鼠仓”)

根据《刑法修正案(七)》 规定,利用未公开信息是指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以及有关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的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

  • 什么是内幕信息与内幕信息知情人


  • 什么是内幕信息

内幕信息,是指证券交易活动中,涉及公司的经营、财务或者其他队该公司证券的市场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尚未公开的信息。

  • 什么是内幕信息知情人

内幕信息知情人是法律规定的利用职务之便能够知悉内幕信息的人员。常见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包括: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证券监管人员、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证券机构相关人员、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等中介机构从业人员、其他具有法定审批职权的人员等。

  • 内幕交易相关的法律法规建设情况

(一)规制内幕交易的法制完善--《刑法》、《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
《刑法》第180条关于内幕交易罪、泄露内幕信息罪的规定
主体: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或者非法获取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人员。
时间:在涉及证券的发行,证券、期货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尚未公开前。
行为:买入或者卖出该证券,或者从事与该内幕信息有关的期货交易,或者泄露该信息,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上述交易活动。
责任: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2010年5月,最高检、公安部联合印发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明确内幕交易相关行为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 证券交易成交额累计在五十万元以上的;

  • 期货交易占用保证金数额累计在三十万元以上的;

  • 获利或避免损失数额累计在十五万元以上的,

  • 多次进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的。

(二)规制内幕交易的法制完善--“国办通知”
2010年11月,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等部门关于依法打击和防控资本市场内幕交易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10]55号),就依法打击和防控内幕交易工作进行了统筹安排和全面部署。通知要求证监会会同公安部、监察部、国资委、预防腐败局等部门,根据刑法和证券法等法律法规规定,按照齐抓共管、打防结合、综合防治的原则,采取针对性措施,切实做好内幕交易防控工作。
“国办通知”是打击和防控内幕交易的纲领性文件,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高度重视。文件针对当前资本市场新形势和特点推出的制度安排,是完善我国证券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的又一重大举措,对维护资本市场秩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我国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三)规制内幕交易的法制完善--“最高院座谈会纪要”
2011年7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有关部门在北京召开专题座谈会,对证券行政处罚案件中有关证据审查认定等问题形成共识,印发了《关于审理证券行政处罚案件证据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该纪要加强了内幕交易人员的举证责任。
在审理证券行政处罚案件中,监管机构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以下情形之一,且被处罚人不能作出合理说明或者提供证据排除其存在利用内幕信息从事相关证券交易活动的,人民法院可以确认内幕交易行为成立。

  • 内幕消息知情人进行了与该内幕信息有关的证券交易活动

  • 内幕信息知情人的配偶、父母、子女等,其证券交易活动与该内幕信息基本吻合

  • 因履行工作职责知悉上述内幕信息并进行了该信息有关的证券交易活动

  • 非法获取内幕信息,并进行了与该内幕信息有关的证券交易活动

  • 内幕信息公开前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或知晓该内幕信息的人联络、接触,其证券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

(四)规制内幕交易的法制完善--“两高司法解释”
2012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正式施行,这是两高针对证券、期货犯罪出台的第一部司法解释。
1、对症下药,内幕交易认定不再困难
司法解释在现有刑事法律制度框架下,归纳和明确了内幕交易的证明标准,公诉机关只要证明犯罪嫌疑人的特定身份等基本事实和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有明显异常交易行为等内容,犯罪嫌疑人如果无正当理由或者正当信息来源,可以认定构成内幕交易罪。
2、难逃法网,三类人属于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员

  • 非法手段型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员,即利用窃取、骗取、套取、窃听、利诱、刺探或者私下交易等手段获取内幕信息的;


  • 特定身份型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员,即内幕信息知情人员的近亲属,或其他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关系密切的人员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相关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无正当理由或者正当信息来源的;

  • 积极联系型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员,即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员有联络、接触的人员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相关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无正当理由或者正当信息来源的。

3、科学认定,内幕信息敏感期难打“擦边球”
司法解释没有将内幕信息的形成时间局限于正式形成有关“计划”或“方案”的时间,针对那些能够影响公司并购重组、重大投资或重要合同等重大事项的决策者或执行者,如董事长、总经理或实际控制人等,明确其形成动议、决意、决策或者执行之时即为内幕信息的形成时间。
4、严刑峻法,明确定罪量刑标准
为便于定罪量刑,司法解释从犯罪金额与犯罪情节方面对刑法180条规定的“情节严重”与“情节特别严重”两种情形做出详细解释,最高刑期可达十年。
5、精确打击,规定"违法所得"的认定方法
司法解释规定,通过内幕交易获得的利益或避免的损失均属“违法所得”,对于泄露内幕信息但并未直接从事内幕交易的人员,规定应以其间接引起的内幕交易违法所得作为定罪处罚标准,从而减少量刑过程中的不确定性。
(五)规制内幕交易的法制完善--“新基金法”
2012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修订后的《证券投资基金法》。新基金法第21条规定,公开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从业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
1.将其固有财产或者他人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从事证券投资;
2.不公平地对待其管理的不同基金财产;
3.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基金份额持有人以外的人牟取利益;
4.向基金份额持有人违规承诺收益或者承担损失;
5.侵占、挪用基金财产;
6.泄露因职务便利或取的未公开信息、利用该信息从事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的交易活动;
7.玩忽职守,不按照规定履行职责;
8.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禁止的其他行为。
新基金法第21条与刑法第180条第四款在规制基金“老鼠仓”方面实现了无缝衔接。

  • 内幕交易相关的案例

(一)厅级官员停牌前突击买股票--W股票内幕交易案
2013年3月5日,W股票停牌,随后公布了系列利好消息:3月7 日,上市公司公告了拟实施每10股转增10股的高送转方案3月12日,上市公司公告《股权收购意向书》,拟收购金矿采矿权等资产,5月16日,上市公司公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并配套融资预案》,拟将大股东控股的公司装入上市公司。
刘某某在任某市市长期间,因工作关系结识W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实际控制人张某。2011年1月,刘某某调任某省某部委任厅级官员,张某在该部委申请项目,与刘某某经常接触。2013年2月26日刘某某打电话给张某打听相关项目进展情况,张某告知刘某某拟把相关项目装入上市公司并定向募集资金。次日起,刘某某儿子账户、儿媳账户以及朋友账户转入大笔资金,刘某某配偶高某某控制本人及儿子、朋友账户在家里的电脑下单,在停牌前的3天时间内突击买入W股票37万余股,交易金额303万余元。以复牌后首日打开涨停交易日收盘价计算,盈利151万余元。
上市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寻某为上述系列利好事项的主办人,其控制“邓某”账户,于2013年2月累计买入W股票45万余股,交易金额330万余元,以复牌后首日打开涨停交易日收盘价计算,盈利240万余元。
目前,证监会已将涉案嫌疑人刘某某、高某某、寻某等移送公安机关。
(二)自作聪明的明星分析师--杨治山内幕交易案
杨治山,案发前担任中信证券研究部总监、电力行业首席分析师,长期从事电力行业分析工作,是业界从业时间最长的电力分析师之一。2010年5月20日起被聘为漳泽电力独立董事。2011年4月在参与上市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过程中接触内幕信息,随后借用他人账户买入股票268.25万股,交易金额约1500万元。
在知悉证监会开始调查后,杨治山在“漳泽电力”股票复牌前夜即2011年10月28日凌晨0:01以跌停板价格申报卖出所有股票,当天开盘后四分钟内全部成交,亏损82.8万元。杨治山意图利用亏损来减轻法律制裁,但无论盈亏,都不影响内幕交易的认定。
2012年2月,证监会将该案移送司法机关。2012年12月25日,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杨治山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5万元。
(三)为谋私利炮制利好消息--H公司高管集体内幕交易案
2011年底,H公司定向增发股份即将解禁,而股价较增发价跌幅较大,于是上市公司筹划通过发布高送转消息提振股价。同年11月,公司董事长马某、董秘、刘某以及独董骆某前往J投资有限公司(由骆某推荐)商谈借款合作炒股事宣。H公司高管向该投资公司董事长吴某及其总经理助理王某介绍了公司准备2011年度高送转的情况,商定由J投资公司出资, H公司高管出“名分”,上市公司配合出消息,买入H公司股票获利。
11月30日, H公司高管集体发起设立公司“XJS”,于2012年1月10日至3月5日大量买入H公司股票合计545万股,此间股价累计上涨三成,高送转预案公告前累计账面收益达1787万元。
2012年6月,证监会对H公司董事长马某、董事会秘书刘某、独立董事骆某以及“XJS”公司立案调查。目前,相关涉案人员已被移交公安机关追究相应刑事责任。
(四)“朋友圈”内幕交易一一罗永斌内幕交易案
2010年底至2012年1月31日,在湖北丽源董事长罗某、上市公司安诺其第一大股东纪某、第二大股东臧某等人的协调和沟通下,安诺其与湖北丽源达成项目重组协议。2012年2月1日,安诺其发布公告称,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公司股票自2012年2月1日起停牌。
2012年3月2日,安诺其发布公告称,安诺其召开董事会,通过了《上海安诺其纺织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及现生购买资产预案》,股票当日起复牌。复牌后安诺其股票于2012年3月2日、3月5日至7日连续4个交易日涨停。
2012年1月5日的晚上,安诺其法人股东上海嘉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徐某与纪某一起吃饭(二人为校友关系),纪某向徐某透露正在收购湖北一家公司,并向徐某透露项目进展情况。本案罗永斌与徐某则系好朋友关系,较早前认识,平时联系比较多。在2012年1月5日至16日间,罗永斌与徐某有多次电话和短信联络。
2012年1月17日至20日期间,罗永斌分别利用“吕某”、“俞某”账户买入“安诺其”股票77.58万股, 2012年3月7日全部卖出,获利284.66万元。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证监会依法做出行政处罚:没收罗永斌违法所得284.66万元,并处以284.66万元罚款。

  • 结束语

一桩桩鲜活的案例警示我们,一念之差,千古之恨。在所查处的内幕交易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件中,当事入多为领导干部、公司高管、资深专业人士,他们的人生奋斗历程并不轻松。李启红,从一名普通的藤艺女工到沿海发达地区地级市的女市长,杨治山,从一名普通师专教师到证券行业连续多年的最佳分析师;马乐,从草根出身的寒窗学子奋斗成为基金经理…他们本该在自己的职业和专业领域继续谱写奋斗的轨迹,但都因为共同的关键词--内幕交易,他们的奋斗史戛然而止。
因一念之差卷入内幕交易等利益纠葛,也许短期内暂时不被察觉,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内幕交易行为最终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内幕交易者的人生也会因此留下不可磨灭的污点。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小节不保,终累大德。广大投资者要筑牢思想防线,校正人生航向,做到持身欲清,事体欲练,处事欲平,自觉抵制内幕交易等不法利益侵蚀,共同维护资本市场公开、公平、公正的良好秩序。